车位彩绘师魏园梦 累到双腿病变是为梦想买单

  车位彩绘师魏园梦 累到双腿病变是为梦想买单

  1999年10月生。2021年2月,魏园梦注册成立公司开启在校创业,凭打造个性车位和墙面彩绘,月营业收入超20万元,发布的车位彩绘视频收获了近5000万的播放量。魏园梦因车位彩绘被多家媒体报道,登上微博热搜,成为深圳青年杂志封面人物。

  地下车库里,拿着画笔的女生正蹲在地上涂涂画画,红色塑料桶里装着不同颜色的画笔。渐渐地,灰色水泥地被刷成黄色,画笔勾勒出轮廓,再不停填色,一只卡通人物“皮卡丘”慢慢冒了出来。

  4月11日,21岁女孩彩绘车位,团队月营业额超20万,一度冲上了微博热搜。这个重庆女孩名叫魏园梦,是一名车位彩绘师。

  今年2月,即将大学毕业的魏园梦把彩绘工作室正式注册为公司。如今,其团队已有五十余人,凭打造个性车位和墙面彩绘,月营业收入超20万元,他们发布的车位彩绘视频也收获了近5000万的播放量。

  17岁迎来第一单彩绘生意

  魏园梦似乎从小就对其他事物不大感兴趣。她形容自己:“干啥啥不行,只有画画才行。”上学期间唯一拿过的奖状,是高二获得的重庆市某画画大赛二等奖。

  父母认为画画是不务正业,没有给她提供经济支持,也没有让她参加相关培训班。

  魏园梦回忆,她从小学二年级起开始自学画画,先临摹卡通人物,然后看绘本、教材和视频;内容也不断丰富,从卡通漫画到彩铅素描,最后是抽象油墨画和风景画。高二时,她找到四川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,为了能免费学习,就作为学徒给老师们打工。

  “我没有钱,就从高二开始兼职做销售,挣钱供自己学画画。主要抽周末去,也没耽误学习,家里也就没反对。”魏园梦说。

  17岁那年,经朋友介绍,魏园梦接到了人生中第一单彩绘生意。

  这是一家近四百平方米的便利店,要求在墙面做彩绘。买齐各种颜料后,魏园梦开始她的彩绘处女作,“当时我心里也没有底,墙上画画和纸上画画不一样,用的刷子比较大,笔法和笔触也不同。就想着试一试,大不了我就再重新给它刷成白的。”

  两周后,顾客来验收成果。魏园梦记得,当时对方没有给过多评价,只说了句“辛苦了”。“应该是觉得我年纪小,也不容易。”魏园梦说,她知道自己和专业人员相比还有差距。回家后,她不断复盘便利店的彩绘,也请教了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。接着练习、更新技术。

  “最难受的是车位彩绘被破坏”

  魏园梦在大学期间开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  去年12月,有一位车主找到魏园梦,想请她给自己的车位做彩绘。此时,魏园梦正读大四,每逢周末有空,也会在外接一些彩绘的活。

  这位车主想要一个卡通哆啦A梦的图案,魏园梦和同伴忙了12个小时,终于完成。偶然间,这次彩绘作品被拍成视频流传到网上,收获近5000万的播放量。于是她决定全身心投入到车位彩绘中,在进行车位彩绘之余,也会拍一些创意短视频进行宣传。

  今年2月,魏园梦把自己的彩绘工作室正式注册为公司,主要接车位彩绘的订单。

  “画一个车位大概要花两天时间,需要两三个人一起合作。”魏园梦坦言,比起在室内做墙绘,彩绘车位时总会出现各种意外。

  曾经有保安看到他们在车位画画上前阻挠,她只能不断向对方解释:“这是产权停车位,可以画的”。后来,车主前来解释才解除误会,还帮她一起画。那次画的是一个奥特曼,是一位父亲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,希望能鼓励儿子好好学习。

  而令魏园梦最难受的是车位彩绘被破坏。

  有一次,一个调皮的小朋友在刚画完的彩绘车位上来回踩了三次,不管魏园梦怎么劝说,他都不听。看着自己辛苦画的彩绘被破坏,魏园梦很难过,“这是自己的工作,哭着也得画完。”

  魏园梦介绍,绘制车位时需要12道工序。等颜料层干透,最后还要上一层保护层。

  有时候顾客心疼魏园梦的付出,便和她一起拉绳把车位围起来,并在上面贴了很多张“油漆未干”的白纸。

  长时间蹲着绘画让膝盖病情加重

  创业之初,魏园梦什么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。

  她回忆说,自己时常忙到凌晨2点才睡,有时压力大到每天晚上都哭。这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每天忙着谈单子、签单子、看场地、维护客户,以及培训员工……

  在进行车位彩绘时,有些来往的车主都来找魏园梦,希望加她微信,把自己的停车位也绘画成这样。“每次听到别人的夸赞,我都特别高兴,画画能给我带来成就感。”

  如今,魏园梦公司的团队已经有50多人,每个月能有近30单车位彩绘的工作。根据彩绘工艺的不同,每个车位收费在2000元到6000元不等,加上墙绘、浮雕画、装饰画等收入,团队每月营业额有20余万。

  “一切还在起步,得慢慢摸索。”创业仍处于初期,魏园梦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市场的竞争。她说,有很多企业都用机器或者使用贴纸彩绘,从而降低价格。这些都给自己坚持的手绘带来很大的压力,但她坚持“手绘是个手艺活”。

  看到独立的女儿每天都忙着自己的事业,魏园梦的家人逐渐支持她继续画画。看到她太辛苦,父母当起了“外卖员”,每天给她送现熬的汤和饭菜。

  而长时间蹲着画车位彩绘,让膝盖本就有伤的魏园梦病情更加严重,“我的双腿病变,现在每个星期要打玻璃酸维持双腿正常行走。”

  有一次,她连续两天从上午10点画到晚上12点,清晨时因为膝盖疼醒,去了医院。考虑到双腿的病情,如今魏园梦更多地让助理来彩绘车位,她只是进行技术指导。

  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劳其筋骨。”魏园梦笑着说,“我这是为自己的梦想买单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实习生 谢婧雯

【编辑:王禹】